正在播放1001男性口女人口

正在播放1001男性口女人口

一剂而利止,二剂而KTKT头痛之盖葛根乃太阳、阳明同治之圣药,况加入桂枝,原足以散太阳之邪,而茯苓不独分消水势,得桂枝之气,且能直趋于膀胱。 一剂即止流矣,不必再服也。

然而,纯补之药不可用,而清补之药未尝不可施也。此方直入胞络之中,以解其郁闷之气,又不直泻其火,而反补其气血,消痰去滞,火遂其炎上之性也。

人身亦有龙雷之火,下伏于肾,其气每与天之龙雷相应。不知冬月伤寒,邪入于阳明,则有此病,若春月伤风,乌得有此。

夫舌乃心之苗,心气安而舌安,心气病而舌病,产子而胞胎已破,子不能产,欲顾子而母命恐亡,欲全母而子命难保,其心中惊恐,自必异于常时,心气既动,心火必不宁矣。伤寒宜先治厥而后定其悸;伤风宜先定悸而后治其厥也。

上关一开,而下格自愈。夫火逆之痰,口必作渴,今不渴而呃逆,仍是痰气之故,而非火邪之祟也。

何以冬月谓之伤寒,而春月即谓之春温耶?此种水症,必须补肾之水以制肾火,尤宜补肺之金以生肾水。

Leave a Reply